哈啰"幽灵单车"和总部“失联”,李开逐矛头直指LG

今年5月份左右,在哈啰单车公司(运营主体为上海均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台系统上开始出现一批“幽灵单车”,这批单车的信号灯在夜晚来临时集体消失,当太阳升起后又闪现在系统上,但是单车的位置并没有发生移动。随着太阳直射点继续向北移动,更多的地方开始进入炎热的夏季,“幽灵单车”的范围也从南向北成蔓延趋势,数量不断增加。根据哈啰单车方面的统计,两个月的时间,数十万辆哈啰单车和总部“失联”。

10月25日,哈啰单车执行总裁李开逐在朋友圈将哈啰单车“失联”的矛头直指LG化学及为哈啰单车组装LG化学电芯的厂商,怒斥LG化学电芯质量差,导致哈啰单车付出很大的代价找回受影响的单车,以及更换故障电芯。哈啰单车资深技术专家孟建波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经过排查分析,单车失联的原因为单车智能锁当中的电芯出现故障,而随机拆开的2000辆“失联”的哈啰单车,使用的均为LG化学生产的 INR 18650 M26型号电芯(以下简称“LG M26型号电芯”)。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哈啰单车方面获悉,11月26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哈啰单车起诉乐金化学(南京)信息电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金化学”)产品责任纠纷一案,乐金化学为LG化学位于南京的电池生产公司,负责生产制造LG化学电芯。另外,负责为哈啰单车组装LG化学电芯的8家代工厂也被列为被告。

数十万单车成“幽灵”

5月份左右,中国南方已经逐渐步入夏季,批量的“幽灵单车”在系统上出现,孟建波和同事们才开始注意到这一奇怪现象。单车的位置一直没有发生移动,意味着车子没有被人使用。

随着更多的地方进入夏季,“幽灵单车”的数量不断增长,到6月份,“幽灵单车”的数量增长到数十万辆,孟建波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发现时已经是5月份了,开始出现的时间可能更早。”

如果按照一辆单车1000元的造价计算,这批失联单车仅造价就是1亿元。加上车子长时间没有被使用,对哈啰公司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不知道“幽灵单车”出现的具体原因,只能先想办法把“幽灵单车”找回来。按照“幽灵单车”出现的特征,孟建波带着同事们在全国范围排查了哈啰单车后台系统里“白天出现,晚上消失”的单车,通过白天单车发出的信号对单车进行定位,然后安排运维人员找寻并运回仓库。

如今,在哈啰单车的仓库里,静静地堆放着数十万辆哈啰单车,其中,随机选择的2000辆单车的智能锁被哈啰单车的工作人员打开,这些车和被打开的智能锁未来也许会成为法庭上的呈堂证供。

撬开2000个智能锁之后,孟建波和同事们发现被撬开的智能锁使用的均为LG M26型号电芯,电芯的防爆阀被冲开,也就是说电芯已经不能使用。

什么原因导致哈啰单车变成“幽灵单车”呢?孟建波告诉本报记者,正常情况下单车上有两部分系统提供电源,一个是智能锁当中安装的可充电锂电池,一个是前面车框里面的太阳能电池板。智能锁当中有一个通信模块,每隔一段时间,通信模块就会向系统发送信息,报告“自己”的所在位置。用户在扫描单车二维码信息之后,智能锁当中的通信模块也会向系统发出请求信息,系统同意之后信息返回给智能锁,智能锁才能执行开锁功能。

“当锂电池失效之后,单车还有太阳能电池板可以作为电力来源,但只有在白天有阳光的情况下太阳能电池板才能工作,也就是为什么在白天的时候失联单车会发送信号给系统。”孟建波告诉记者,不过,太阳能电池板输送的电力有限,只够发射位置信号,不足以让用户打开车锁。

责任罗生门

孟建波透露,基本确认事故原因之后,哈啰公司和乐金化学的技术人员就失联单车的问题从技术上进行过几次沟通,但乐金化学一直坚持是哈啰公司“不当使用”。

乐金化学的张姓技术人员曾参与过与哈啰公司的技术沟通会,他对记者表示:“在产品规格书范围内使用,电池没有任何问题。产品规格书标明电芯的充电温度为0~45℃,但哈啰单车却把电芯放在太阳高温下暴晒,自然不可能正常使用。如果按照规格书上面来使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LG M26型号电芯的产品规格书显示,充电环境温度为0~45℃,充放电最大电压为4.2V。

不过孟建波告诉记者,基于原材料的规格书进行产品的电路设计是基本常识。“我们严格按照产品规格书当中的参数设计保护电路,电池包里面有NTC热敏电阻,智能锁主板单片机会测量电池温度,控制充电芯片。同时,单片机也会测量电池电压,根据规格书电压限制和温度限制,打开和关闭充电芯片。”也就是说,按照哈啰公司对电芯的充放电控制,当环境温度高于45℃时,电芯不会进行充电工作。

为了厘清双方的责任,7月19和8月8日,哈啰公司分两次将15枚全新的LG M26型号电芯送至第三方检测机构英格尔认证检测集团,进行高温充放电循环测试。检测结果显示,LG化学公司生产的M26型号的多个样品的电芯在45℃、4.1~4.2V的实验条件下,电压为0,不能充放电。

LG化学公司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检测报告”是检测企业按照委托方指定的测试条件、对送检产品进行的一种“非标充放电循环测试”,并非国家标准测试条件及方法。该检测报告中的委托方明确指定了测试停止条件为“出现8个以上电池充不进去电为止”,即送检同一型号样品中至少8个以上电池无法充电、显示电压为0,该测试才能停止。因此,该检测报告结果显示若干电池无法充电、电压为0,是根据委托方要求的检测停止条件出现的必然结果。

根据产品规格书显示,45℃为范围之内的参数值,按照检测报告,孟建波认为LG M26型号电芯的两个主要参数可能存在虚标的问题,真实使用情况下并不能达到产品规格书的标准。

近两年在ofo和摩拜单车厮杀正酣之时,哈啰单车避开锋芒悄然使用“农村包围城市”战略,生产了数百万辆共享单车,在二三线城市大范围铺设,日均订单达2000万。

广州永邦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邦新能源”)是哈啰单车的一家代加工电芯的供应商,由于哈啰单车采购量大,单个电芯厂家供应有限,永邦新能源分别采购了三星、LG化学、鹏辉等电池厂商的电芯,为哈啰单车加工电芯。

据了解,LG化学在中国采用代理商销售模式,哈啰单车使用的LG化学电芯需由LG化学指定的加工厂才能采购。“我们总共为哈啰单车提供了300万组电芯,其中LG化学的电芯只有10万多组,量最小。”永邦新能源负责人田建华告诉记者。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秘书长朱业耘对记者说道:“如果是产品规格书标出来的参数,在使用中就必须满足这个标准,但从实验结果来看,标明的参数和实际结果有差距。”

哈啰公司告诉记者,哈啰单车总共采购了600多万支电芯,每个电池包里使用3支电芯,意味着有200多万辆哈啰单车使用了LG M26型号电芯。“我们认为电芯是标准品,后期生产出来的智能锁没有区分哪些使用的是LG化学的电芯,哪些使用的是三星或者鹏辉的电芯。另外电池包里的3支电芯属于并联结构,失联的数十万辆单车3支电芯全部不能使用,目前不清楚正在使用LG化学电芯的智能锁当中有多少其实只剩下一支或者两支电芯在正常运作。”孟建波透露,目前失联的单车中还没有发现使用三星、鹏辉等品牌电池的。为了降低损失,哈啰公司不得不通过后台降低所有电池的最大充电温度和充电电压。

对于哈啰单车失联的责任归属等相关问题,LG化学并未对本报记者作出回应。11月26日,哈啰单车产品侵权起诉了乐金化学。由于代工厂负责加工电芯,在此次诉讼中,哈啰单车将8家加工LG化学电芯的代工厂也一并送到了被告席,永邦新能源就在其中。

哈啰公司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哈啰单车和LG化学之间是没有合同关系,但是LG化学是我们采购电芯的生产企业,代工厂是LG化学电芯的销售方,LG化学电芯存在质量问题的情况下,与我们有合同关系的代工厂对于我们是合同违约,而作为生产者的LG化学对我们则是构成侵权,形成侵权关系,我们根据《产品质量法》第42条和《侵权责任法》第41条、第42条、第43条向LG化学主张侵权赔偿。

推荐DIY文章
荣耀FlyPods Pro无线耳机体验 标配版售价799 元
小米有品上架无线除螨吸尘器:三步除螨 售价249元
高通携手小米骁龙855手机准备中 小米划重点:FIRST
云米破壁料理机评测 不仅具备价格优势还有出色的设计
徕卡推出乐高徕卡M模型相机:黑棕两色 售价300元
一加6T迈凯伦定制版充电测试 全新的Warp闪充:1小时充满